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遇见谭公子的每一个瞬间 gjpe0qgm

1、你的笑让我看到了阳光   

     

  南方的冬季虽说没有雪的浸染,却拥有着强大的湿冷因子,让即使是来自北方的人都忍不住惊叹,冻成了一条狗。   

  阿弦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,那么多年的冬季,虽说年复一年的湿冷总如期而至。但她却不讨厌冬天,反倒是十分喜欢,因为她宁愿在冬天穿上一件件衣裳,也不愿在夏天随便都热得满身是汗。   

  刚刚踏进高一大门的阿弦,每天都努力让自己适应这所有的一切,成果一般,但始终是在努力着了。   

     

  十二月的某一天,阿弦一个人坐在饭堂里吃饭。她有个习惯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喜欢不留痕迹地看着周围的人,她喜欢观察饭堂里不同人的不同行为。虽然这种奇怪的习惯,一度让舍友圆圆鄙视。   

  当阿弦再次在吃着一口饭抬起头来时,不远处的一个人,使她定住了视线。   

  一个在校服外套着一件羽绒背心的男生笑着站在一个女生隔壁,状似讨好地不依不挠着。   

  女生似是抵不住他的打扰,点了点头。然后那个男生灿烂地笑着,拍了拍女生的肩膀,然后和另外两个男生走了。   

     

  明明男生背后没有窗子可以透露光线,但阿弦却执拗地认为,男生在笑的那一瞬间,让她看到了阳光的存在。   

  不能否认的是,大冬天里,在一堆穿的臃肿的人中,他有着让所有人都变成背景的能力,白皙的肤色,举手投足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慵懒。让阿弦觉得仿似时间的羽毛轻柔缓慢地拂过心尖,胸腔里清晰的响声让她无所适从。   

  快点吃完饭回去睡觉吧,阿弦想了想,低头认真吃饭,直至结束都没再抬起头来。   

     

  所有的惊鸿一瞥,都是时间开的玩笑,而有人,却因此做了时间的囚奴多年。   

     

  2、听说所有的听说   

     

  总觉得每个宿舍里总有那么一两个掌握学校八卦动态的神奇女生,而圆圆,无疑是C113在这个范畴里的无冕之王。   

  在阿弦还停留在理化生的折磨时,圆圆已经知晓了高一高二高三的各种道听途说。   

  而在学校的篮球赛里,圆圆在宿舍楼下的海报前看了好几下。阿弦有些不解,这是在做什么。   

  “我男神!”圆圆一脸骄傲的神情向阿弦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专科医院介绍着。   

  高二级某个队里最高的那个男生,头发有些微卷,不过整体看起来倒是明白为什么她说是男神了,真的挺帅的。   

  “哦,挺帅的。”果不其然,阿弦看到了圆圆脸上灿烂的微笑,像是在夸奖她男朋友似的。   

  圆圆还表示,男神说打篮球是为了扩大他的高一后花园。   

  ......   

     

  只是阿弦对这个外号叫大黄蜂的圆圆男神的不错印象,在某天她们一起在饭堂排队时听到前面一副鸭子嗓音的时候,成功破碎了。因为那个鸭子嗓音的主人,正是大黄蜂先生。   

  阿弦忍不住笑了出来。   

  圆圆在一旁翻着白眼鄙视着,“有什么好笑的。”   

  “哈哈哈哈哈,你可没告诉我你男神的声音如此美妙。”于是阿弦在圆圆的白眼下,忍了好久才收了声。   

  果然,上帝为你打开了一扇门的时候,注定是会给你关上一扇窗,还是加了防盗网的窗。   

     

  一天中午,阿弦坐在宿舍床上无聊地翻着小说杂志。    补骨脂注射液零售价格元

  隔壁床小芷呼喊了声,“圆圆,你男神又发微博了!”   

  “恩哼,刚刚贵州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电话看到了。”圆圆应了声。   

  “话说隔壁那个是谁啊?好像很帅的样子。”小芷笑着问。   

  圆圆推了推眼镜,“谭之皞,谭公子,有钱有颜得来又是个学霸,男神的好基友。”说罢就在床上滚了几下。   

  “啪啪啪,别聊天了,早点睡。”宿管阿姨的声音传来。   

  于是宿舍里又再次回复平静。阿弦放下手中的杂志书,被聊天声音带走的她,还是早些睡了吧。   

  窗外冬日的暖阳投射进来室内,入睡前的那一刻,阿弦仿佛又看到了那日饭堂所见的男生。   

  嘴角不禁微扬,呵,怕是十月芥菜,起心了。   

     

  3、撞破   

     

  “阿弦,你在看什么?”圆圆推了推定住的阿弦。   

  “没什么。”阿弦收回了视线。   

  阿弦拿起书遮住视线,不远处谭公子和一个男生拿着垃圾桶走过。   

     

  想想不久前和圆圆的对话,至今仍然觉得自己有些荒唐。   

  原来她们之前说的谭公子就是之前自己在饭堂见到的那个男生。   

  想来也是觉得这个世界挺小的,之后的之后,圆圆就老是拿谭公子来笑她。   

  然后,阿弦抵不住圆圆的不依不挠,便说了句,“是是是,谭公子很帅很棒,是我的男神了。”   

  “哟呵呵呵呵,阿弦这棵铁树终于肯开花了,噜啦啦啦啦。”   

  看着在一旁欢腾的圆圆,阿弦有点后悔说了句这么的话。   

  ......   

     

  后来?   

  某个中午圆圆一边刷微博一边和阿弦吃饭的时候,看到了一条微博后有点不淡定了。“阿弦,你的谭公子拍拖了。”   

  “嗯,哦。什么叫我的谭公子啊。”阿弦说罢就虚拍了圆圆一下。   

  “切,他女朋友还是我们级的呢,挺般配的嘛两个人,还有配图呢。”说罢还把手机递了过来。   

  阿弦看了看,“还白癜风公益献礼不错。”   

  圆圆挑眉,“伤心吗?”   

  “什么鬼,不至于。而且官人你忘了吗,昨天晚上我才把我们的衣服一起送去洗了呢。”阿弦也学着挑了下眉。   

  “噗。”在喝着汤的圆圆几乎喷了出来。   

  阿弦高冷的看着圆圆,哼,小样儿。   

     

  说是难过,还不至于吧,不过就是个看了许久的男的在某个时刻成了别人的男朋友,不难过的,不可以难过的。   

     

  4、自习室   南昌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地址

     

  听说大部分选文科的人都是因为理化生学的不好,而阿弦,理所当然的成了这大部分人。   

  高一下学期就分了科,从前认识的人,都被打散,而在这个文科班,阿弦只认识圆圆了。   

  偶尔的偶尔,她们还会相伴去自习室,位于图书楼四楼的自习室,除了给人自习,后来也莫名其妙地成了情侣拍拖圣地。   

 中科医院专家微信    

  头顶的风扇似乎是出尽全力地吹着,发出“呼呼”响声。阿弦在光线极好的自习室里,认真地理清楚世界市场开辟的全过程,略有些吃力。   

  于是,才过了二十分钟的她,便放下了手中的笔,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小说,明目张胆地看了起来。   

  “啧啧。”圆圆坐在对面撇着嘴看着看的认真的阿弦。   

  然后阿弦也很顺其自然地翻了下白眼。   

     

  一会儿后,从厕
返回列表